侯逸凡——從最年輕棋後到最年輕教授

個人簡介:侯逸凡,畢業於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外交學專業,現為深圳大學體育學院教授。

2010年,16歲的侯逸凡在世界女子國象錦標賽奪冠,成為了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棋後。當時《紐約時報》盛讚她:“假如有一張面孔可以代表‘中國崛起’,那麼此人既不是一位政界人物,也不是互聯網大亨,而是一名温文爾雅、名叫侯逸凡的16歲女孩。”10年後的7月10日,26歲的侯逸凡接過深圳大學的聘任書,成為深圳大學體育學院的教授,這也是深圳大學史上最年輕的一位教授。

北大電視台錄製節目《侯逸凡 棋後在北大》

沒有一位“天才”是憑空出現的

侯逸凡的啓蒙教具是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最常見的玻璃球跳棋。那時候,孩子們經常聚在一起玩跳棋,不到5歲的侯逸凡覺得有趣,也加入了玩棋的隊伍,結果一不小心就成為了棋桌上的王者,接連打敗了那些比自己大好幾歲的哥哥姐姐們。

“這孩子,腦袋瓜真靈”,周圍有長者嘖嘖稱讚。侯逸凡的爸爸媽媽聽了很開心,決定送她去少年宮學點什麼。老師在聽説侯逸凡的情況後推薦了圍棋和國際象棋,侯逸凡一眼就被後者獨特的棋子造型所吸引了,“就這個吧!”她指着棋子説。

這一指,就是多年的緣分。不到一年時間,侯逸凡就拿到江蘇省同年齡段的冠軍,接着是少兒錦標賽、全國爭霸賽……經過一輪又一輪的比賽,侯逸凡在江蘇老家已經難逢對手。

“既然孩子這麼有天賦,我們做父母的不能耽誤她,不如送她去外面試試。”就這樣,侯媽媽果斷辭去了工作,帶女兒去山東拜師學藝。雖然為了培養侯逸凡,爸爸媽媽都作出了一些犧牲,但是他們的心態卻很放鬆,只是想着儘可能開發孩子的潛能,而不是逼她成功,他們甚至樂觀地想着:“趁着孩子年齡還小出去闖一闖,學出名堂更好,不行就回家接着唸書,反正小學階段的課程簡單,出門拜師不太影響學業。”

可侯逸凡回饋給父母的卻是巨大的驚喜。在大師童淵銘的指導下,她進步飛速,很快便成為了少兒棋壇的一匹黑馬。2003年,9歲的她首次出國比賽,就斬獲了冠軍。一戰成名後,她入選國家隊,並一步步締造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時代:12歲獲得女子特級大師稱號,14歲晉升男子特級大師,16歲奪得女子國際象棋世界冠軍併成為國際象棋史上最年輕的棋後,17歲成功衞冕冠軍,成為國際象棋史上唯一在18歲以前兩奪世界冠軍的棋手;19歲又在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對抗賽中戰勝常勝女王安娜·烏什尼娜三度衞冕冠軍;21歲,在直布羅陀國際象棋大師組公開賽奪冠,成為國際象棋等級分最高的女棋手……

640.webp.jpg

侯逸凡

因為所向披靡,侯逸凡獲得了“天才少女”的稱號,但她卻不願將自己的成績歸因於“天才”。她説:“能取得一定的成績,天賦的因素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持續不斷的訓練和自我心態的建設,千鈞壓頂何須嘆,披荊斬棘向前看,我始終相信前方有更美的風景在等自己。”

下棋,我所欲也,讀書,我所欲也

為了下棋,侯逸凡付出良多,她廢寢忘食地鑽研棋譜,不辭勞苦地輾轉世界各地打比賽,這些付出,她不覺得辛苦,但內心深處卻有些許遺憾:因為她不能像其他同學那樣按時上下學,享受平凡快樂的學生時代,因此在她的內心深處,一直埋藏着一個讀書夢。

因為渴望唸書,侯逸凡不管多忙,每天都會擠出一些時間來學習文化課。2012年,北京大學向侯逸凡拋出了橄欖枝,本着“對知識的憧憬”“對校園生活的渴望”和對“真理的追求”,處在職業生涯黃金年齡的侯逸凡選擇了進入北大國際關係學院攻讀外交學專業。

侯逸凡讀大學的決定在業內激起了不小的水花,不少人認為她應該專心打比賽,而不是把心思花在讀書上。可是侯逸凡卻堅持讀書是自己一直以來的心願,她説:“讀書是我的心願,哪怕會影響比賽成績我也要讀,不過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平衡兩者。”就這樣,

在2012年的秋天,18歲侯逸凡穿着牛仔褲和帆布鞋、在媽媽的陪伴下提着行李去北大報到。

雖然蜚聲專業領域,是世界上最年輕棋後,但在北大,侯逸凡並沒有得到任何特殊的關照,學分上也沒有額外的對待,除了外出打比賽的時間,她需要和其他同學一樣按時上課、修學分、住宿舍。

之所以選擇國際關係學院,是因為侯逸凡經常出國打比賽,她發現國際象棋在世界各國都很流行,因此她希望依靠自己的能力“在國際舞台上多做一些事,無論是把國際象棋向外擴展,還是將更多的資源吸引進入國際象棋,都能發揮自己棋手之外的價值。”

在北大讀書的那段日子,侯逸凡既是勇攀高峯的棋手,也是貨真價實的學霸。她兩次獲得學科考核第一,於2014年獲評“第九屆中國大學生年度人物”,在北大師生座談會上受到了中國領導人的親切勉勵。而刻苦的學習並未影響到她的比賽成績,在此後的多輪比賽中,她依然是當之無愧的世界冠軍。

2017年,侯逸凡獲得了“羅德學者”的稱號,該殊榮被譽為“頒給本科生的諾貝爾獎”,第二年,她進入牛津大學攻讀碩士。“讀書和下棋都是我喜歡的,我有信心都能做好,雖然苦一點累一點,但兩種思想的火花在我體內碰撞,帶給我諸多靈感和快樂。”侯逸凡如是説。

人生就要多見識不同的風景

數年的讀書生涯,極大地開拓了侯逸凡的視野。侯逸凡説:“以前想問題,總是從下棋的角度。在學校裏,經歷過很多小組討論,課題研究需要詳實的理論作支撐,我也學會了多方位多角度看問題。”

作為一流的棋手,侯逸凡喜歡點評國際體育比賽,以前她更喜歡從技術角度來點評案例,現在的她看問題時則更有深度,她曾發表感言説:“體育不應作為政治的工具,但仍可作為一種外交媒介,促進國家間關係。”“小棋盤,大世界,願全球走勢也能在緩和狀態下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合作共贏。”

當年在北大,侯逸凡曾經擔任過國際關係學院的助教,也曾獨立為上百位同學講過象棋課。她的語言風趣幽默,富有邏輯,每次上完後,大家都覺得意猶未盡,多年後還有同學評論説:“她講得非常好,口齒清楚,條理明晰,還會引經據典,讓我們這種不懂國際象棋的人也聽得很入神。”

也許自那時起,侯逸凡就已經萌生了做教育的想法,她始終信奉“人生就要多見識不同的風景,在一個圈子待久了,也就習慣留在這個舒適區,久了也難有動力做改變。我希望自己每過一段時間就能與時俱進,給自己注入新的元素,也儘可能給社會多做一些事情。”

正因如此,侯逸凡一直在大膽地突破和挑戰自我,作為國際棋聯女子系列大獎賽的受益者,她不滿比賽設置的一系列不合理規則,為了捍衞更多參賽者的權益,2016年,侯逸凡致函國際棋聯,以退賽為代價發起了公開挑戰,雖然這樣做的結果是損失了鉅額的獎金,但侯逸凡卻依然選擇勇敢地表達自己。

2020年7月份,侯逸凡受聘於深圳大學,成為了該校最年輕的正教授,對於即將開始的任教生涯,她充滿信心,希望能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國際象棋不僅僅成為一門學科,更能變成體育和教育的結合體,發掘其隱藏的價值,並培養出能力全面發展的棋手,幫助他們在未來的職業生涯中走得更遠。

雖然只有26歲,但侯逸凡卻以自己年輕的生命創造了許多不平凡的歷史,也將自己活成了一段傳奇。未來的路還有很長,也許還有更多的奇蹟在等着她締造,而生命的迷人之處,也正在於前方未知的風景。

本文選自《時代郵政》202018期

轉載本網文章請註明出處